水墨牵牛
【字号: 新华网( 2021-04-20 15:08)  来源: 甘肃日报  作者:

  牵牛花开,蓝,大片,云烟一般缭绕着。藤蔓缭绕,花叶缭绕,若晨间生起的烟云,弥漫在山地、土坡,抑或墙院门楣之间,庭阶屋檐之上。

  牵牛花还有一个更为诗意的名字——朝颜,这珠露一般闪耀着晨光的名字,向着晨光打开身体,寂寂然,默默然,将体内隐逸一夜的香气吐出来,这晨醒的时光因此而清新,而旖旎。

  牵牛匍匐的姿态柔软、随性,仿若一首小令,少了唐诗韵律的节制,多了一份宋词的缠绵与韧性。生于山间地埂的牵牛花,总是肆意地展露着姿容,对于乡间土地,主人是舍得大片大片地让给牵牛花——这蓝极生紫的精灵,让它们的藤蔓顺着地埂的丛草蔓延,多像书法中率性多变的竖画,隐秘,神性,从一个地埂到另一个地埂,一气呵成,有着淋漓的畅快。

  牵牛更喜欢顺着门楣而上,它们也有着爬山虎一般的脚,它们更喜欢将紫色的喇叭安放在瓦檐间。

  闲暇时日,檐下的庭阶前置了小凳,老人孩子一字坐着,阳光顺了高树的枝梢斜斜地流泻下来,洇湿在山墙上,老人孩童的衣衫间,也浓浓郁郁地洇湿了牵牛的藤蔓,牵牛花蓝,或者紫,蓝紫之间似乎很难界定,或许唯有热爱水墨的眼睛才能分辨得出来。这藤蔓就像蘸过水墨一般,嫩绿,徐风微拂,藤蔓轻轻晃荡,似乎就有嫩绿的汁液滴落下来,一朵一朵的牵牛花就别在这藤蔓间,像藤蔓突兀之间结出的梦,蓝花花,紫荧荧,翕动着紫唇,让人容易生起怜惜之情。

  蝴蝶打着旋儿,冷不防扎下来,别在藤蔓间,就是白色的牵牛花。

  落在花叶间的蜜蜂,像是起飞,没有助跑,突兀之间就飞离了这硕大的停机坪。

  晨光浸染的牵牛花,吸引了老人的目光。而顽皮的孩子梦醒一般从怀抱里挣脱出来,追逐着蜂蝶离去的方向跑去,屋檐下,庭阶前,便生出呼喊与笑声。这晨光,这青青瓦舍,就被三五只立于屋脊上的鸟雀看在眼里,不经意间收进了记忆的画册。

  夏日午后,乡间多雨,我喜欢独坐庭前,抑或隔窗聆听雨敲牵牛。牵牛身子孱弱,风静默着,雨丝雾霭一般顺了瓦檐斜斜地落下来,别在藤蔓间的牵牛花张大着圆唇,雨丝就“叮”“叮”地落进这可人的喇叭里,不大时分,花蕊就浸没在雨水中了,汪汪的,突然之间,花朵倾斜了一下身子,就有硕大的水珠从唇间掉落下来,摔碎在庭阶前,溅落开来。倾倒了雨珠的牵牛花恢复了原状,斜倚在藤蔓间,接受着雨丝的爱怜。

  其实,鸟雀也是喜爱这样的景致的,屋檐上的鸟雀喜欢雨丝浸润着翅羽,静默着,享受一场蒙蒙细雨的垂爱,突然之间,梦醒一般甩了甩头,急急地跳跃几步,低了头,用尖喙使劲啄了牵牛花倾注了雨水的花朵,这花朵瞬息之间就被撕开了一个缺口,雨珠哗啦啦倾倒出来,这鸟雀也是受惊一般,缩回了头,呆呆地望着。

  这景致,便是一幅写意水墨洇,染在了瓦檐间,藤蔓间,鸟雀的尖喙上。在记忆的画册里,这一页就印迹在卷首。

  水墨牵牛,写意生命的爱恋。  (任随平)

 
Copyrigh © 2000-2012 gs.xinhuane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制作单位:新华网甘肃频道
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
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
 
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351256
必赢集团bwin